倒映的雲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柳生比呂士 061019生日賀文

如標題,如分類

1019    柳生比呂士   生日賀文

雖然注定遲到的命運

請注意,未完成

因為我若是再不睡覺,明天體適能肯定會死!

我應該不會把它拖到小雅生日

比較有可能的是小雅生日時,寫補充這篇觀點的賀文

因為這篇比較多是仁王雅治的心情

 

最後結局要不要有撒必死考慮中

不過放一百二十億顆心,肯定不會出現床單,那種撒必死要等過年過節

 

本篇文有用很濫的加密 

密碼:請打出括號的答案-[柳生比呂士的全名羅馬拼音]

(記住開頭字母都要大寫,姓名中間要空格)

 

****** ▼ 追記記事 ▼ ******

【柳生生賀】
 
 
「你就是柳生比呂士?」 
「要不要打看看網球?」
 
 
近黃昏的球場上,聚滿了人,正在練習揮拍的,站在一旁撿球的,在場上來回奔跑對打的,任由斜暉映照出大片大片的影。立海大附中裡,最頗負盛名的莫過於夾著王者頭銜的網球部,光是非正式部員的數量就令其他部的人咋舌,雖然不至於用人山人海來形容,可是非正式部員組成的應援團可是常出現在各大比賽裡頭作為加油的後盾。
但是,立海大網球部的正選球員,大部分,卻始終是那幾個人……
直到最近,有個人找上了網球部的部長,才開始有了變化。
 
安靜的坐到長凳上,盯著幾個重點球員的練習狀況,書書寫寫過了十分鐘,抬首。
唉,果不其然,身旁的人真的一點發覺都沒有,柳不禁搖了搖頭。
「仁王。」
沒反應就是沒反應,到底看什麼可以這麼專心呢?
「……仁王!」第二次,提高的音量,終於讓不知神遊在哪的人回神了。
「柳?幹麻。」
「你到底要算是心不在焉還是過度專注?」
「啊,什麼?我剛剛在發呆……」隨意找個藉口,遮掩剛剛的失態,仁王用手指搓著自己的髮根,透露出了些許有如被發現作壞事的窘迫。
「發呆呀,仁王,原來你發呆的時候,視線會追著新進的人跑呀……」柳意有所指的用眼神撇向某個正在球場上練習接發的人。「這倒是很值得紀錄下來。」
「柳──」
「看來你對於,恩,柳生比呂士,很關切呀。我聽同年級的人說了,是你去邀請他加入網球部的啊。」
「…我只是單純覺得他適合打網球,反正我們也差一個正選不是?」
「那,仁王你跟柳生組雙打看看吧。」如春風般的聲音,無預警地突然出現。
「嚇!」差點整個人彈跳起來,轉頭,來人擁有一頭蔚藍的髮,再配上秀氣的臉蛋常帶著笑,果然是幸村精市。
剛剛的聲音根本就是貼在他耳邊發出來的,你是想嚇死人嗎?仁王一臉惱怒的瞪著那個裝做事不關己的始作俑者。
「反正我們還有一組雙打沒確定對吧,柳?」
小小的質疑迅速得到參謀的肯定,不過當事人之一倒是撇撇嘴,擺明不屑於這種提案。
「……少來了,怎麼看,那傢伙都是屬於單打型的選手……總之根本不合適。」
「我說了就算!」笑笑卻不容質疑的反駁否決。
 
 
 
看到事實已定,仁王默默的拿起球具,美其名是走到一旁的空地練習,或許部分算是生氣吧,幸村很草率的突然決定了他要跟那傢伙雙打的事情,對了,如果真的要算起來,還不都是幸村這人,直接答應讓柳生加入正選,害他現在也被捲在言裡面……自己只是說他適合打,要不要打看看,說的好像他把人帶進來的……。
把掌心就可以包住的球體,輕輕的拋上空,然後,用球拍的兩面網子交互接住彈起,這是很基礎的動作,單純練習球感,不過,看來簡單,現下的仁王卻作的有些七零八落,有時候是沒控制住力道,結果打亂了步驟,有時候還不小心用球框去接球,結果在不斷掉球或是踏步中,情緒卻是越顯得毛燥了。
沒敢在練習時間直接摔拍,乾脆停止練習,把球拍收到一旁,想放空思緒讓自己冷靜一點,只是,越想要不想,反而越去想,目光不自覺地,注視在另一旁也在場邊休息的人身上。
這傢伙,是真的跑來加入網球社了……雖然當時自己是那樣說沒錯,不過,也沒想到對方會那麼認真的去看待,前幾天聽到一年級的在討論時,還愣了一下,根本完全意料外。
但是自己也沒有看走眼,這幾天的練習,看著他對於球場變化的高度敏銳,擊球時候的果決判斷,精準洞察對手的觀察力……柳生,他會是個很棒的單打選手,而且透過他之前練習的臂力,應該,會有很難招架的自我招式吧。
 
只不過,他真的是單打……。
 
 
 
「丸井、胡狼,等下換你們跟仁王、柳生對打。」收到幸村提議的真田,站在場邊指揮著部員們的練習狀況。
「咦─────」原本以為自己可以偷懶的某人,忍不住大叫起來,接著馬上回頭問自己的搭檔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柳生?誰呀?」
「最近自己要求入社的那個啦。」無言,丸井的腦袋都是用來記甜食名字的嗎?
「噢噢,胡狼你居然知道耶……」
「你們兩個!還不快去熱身,講什麼話。」暴怒的帝王。
 
「你一點都不訝異耶!」晃到柳生身旁的幸村,不太滿意的皺眉指責。
「不論是單打,或是雙打,對我來說都沒差別。」
「真不好玩。」
根本就是小孩子賭氣控訴的語氣,惹的柳生忍不住正眼瞧起了幸村這個人-他就是立海大附中網球部的部長呀……意外的跟腦海勾勒的形象不符合,眼前的人,有太過溫柔的表情,卻也有十分堅定的眼神,可是如果要說統領,也許場中央那個發號施令的人還比較像。
對於打量的目光不客氣的在身上掃來掃去,幸村意味不明的笑了笑。「單打跟雙打,可是有很大差別的──有沒有一個人能陪在你身旁並肩作戰。」
「聽說網球部的部長一直都是單打一。」一句話,表達出柳生本身的不以為。
「我喜歡一個人面對挑戰,何況……」目光飄向遠處,笑,滲進了很多的感觸跟珍惜,話語也慢慢低訴起來。「我擁有兩個可以並行的人,總不能一起打呀。」
「嗯?」
「只是陪在身邊作戰跟適合並肩可是有很大的不同意義呢。」停下對話,朝漫步走來的人揮揮手。「對吧,仁王」
「我哪知道你在對吧什麼……」真是莫名其妙的問句。無視於有時候會很奇怪的部長,仁王終於在柳生入社後,正式地跟他講了第一句話。
 
「真田他在叫你了。走吧。」
 
 
 
其實……自己很久沒有跟人搭檔了吧!擊拍間,仁王的腦海猛然閃過這個想法。
並不是說一開始就確定了自己就是單打,畢竟這種單打雙打的排序,在入部後就會測驗,依照每個人的球技,跟別人搭配的合適度來決定。
所以,自己也有嘗試過雙打,可是……最終總是……
「啪──」
對戰中恍惚的結果,就是出現了不該有的失誤,一個輕拍,居然吊出了高飛球給對面。
啊──心中不禁慘叫,當下的判斷就是步移到對方殺球的地帶,希望多少可以補漏一些失誤,但是,有個身影卻比仁王更早補上位置,雖然是有些勉強的回擊,仍舊免除了失分的困擾。
「……謝謝。」生疏的道謝,是因為不知道到底怎樣表達才不會尷尬,尷尬來於自己當時的說辭導致對方捨棄原有社團,尷尬來自於他自己不該有的失誤,尷尬來自於,他跟他,其實,一點都不熟稔,卻在現下組成搭檔。
「球場瞬息萬變,這還是你那天說的……」察覺語氣有些抱怨,柳生想也沒想,自動放軟了點音調。「不知道你為什麼不專心……不過,至少現在是雙打……」
愣了愣,看著那個說完話後就自顧自走到負責區域的背影,仁王想了想,用手轉了轉球柄,再想了想,怎麼想都無法擺脫一個想法──雖然我不專心,可是因為是雙打,所以可以互相……扶持……的意思?
「對了,就算我說是雙打,也還是麻煩你專心點,不然我會很疲累的。」某人突然回頭回的話,瞬間打破這個該死的想法。
「………果然不是這麼體貼的事情!」
 
也許是因為之前的失誤,也許是因為柳生的話,總之,之後的仁王拋除一切雜念,認真的看待每一個擊球,展現出他被選入正選該有的實力,不過在仁王綻放出來的球技下,柳生的表現漸漸顯得黯淡………縱然兩人的表現有所差異,但是,整體狀況卻遠比搭配長久的對面雙人要來的好,不論是補位,交互掩飾,攻守互換,都不像第一次組合起來打雙打。
「柳生跟仁王打的還不錯。」看著戰況的旁觀者,略帶嚴地保守評論著。
「雖然是初次搭配……可是,丸井他們漸漸被壓制住了,比數應該會慢慢拉開吧。」低頭翻著詳細記載每個人數據的本子,柳看了看友人。「精市的眼睛還是那麼銳利呢。」
被稱讚的人,一反常見溫柔,笑容帶了些堅定跟銳氣。「多看幾天,也許我們的雙打一可以確定人選了;丸井跟胡狼相較於他們,還是欠缺了些致勝的因素。」
「說的是欠缺什麼因素呢?」
「畢竟我們未來的雙打一,一個是誘惑對方入社,一個是追著對方入社,哎呀呀~」
果然,有人的正經因子,在球場之外,能維持的時間異常短暫!
「這幾天正選就暫且著重在雙打的搭配練習吧。」
不過,還是有習以為常的人,可以冷面的繼續下判斷指令……
「比賽結束──,下一組的準備──」
 
 
 
「你不會想打單打嗎?」喝水擦汗,是比賽結束後難得的休息空檔。
「對我來說,單打雙打都一樣,我只是對於你所說的網球有興趣。」
「………」但是你還是適合單打……
「仁王,這樣叫你可以吧。」得到對方首肯後,柳生戴上擦拭好的眼鏡,認真的看著對方。「你的打法很外放,有不掩飾的急促跟霸道,感覺得出來好勝又玩心重。」
喂,我不是叫你評論我打球!仁王咬著下唇,一雙眼瞪視著此刻有些無理的人,被批評的感受很不好,以前搭檔過的人不乏也有這樣講法,而自己也很清楚瓶頸在哪裡,不過……這種事實,被眼前的傢伙一說起來,自己感受到的不甘感覺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是我的打法,就是因為適合單打,才遲遲沒有組成雙打。」可是比單打,那三個人又是堵牆……
「不過,提到單打,我又略顯過度穩重保守,判斷上面難免都是十拿九穩才出手……」
「所以?」
看著一臉疑惑的仁王,柳生想起剛剛幸村的話……。
 
「也許,我們兩個人,很適合一起組成雙打。」
 
 

*** COMMENT ***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人にだけ読んでもら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